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强暴小说  »  什幺叫骚货
什幺叫骚货
什么叫骚货?这就叫骚货,不用教的,天生的懂啊,我能感觉到王可的吹箫 技术很一般,甚至是生疏,她自己也说是第一次投入的并且完整的尝试,以前都 只是意思一下舔一下而已。其实我一直不怎么喜欢被人口交,感觉小弟弟有危险, 这种心理很奇妙,看来我很缺少安全感。而王可给我口交的时候我没有这种感觉, 反而刺激的不行不行的,我一直不能理解自己的心理,当我说深一点的时候,于 可没有犹豫的就来了个深喉。王可在我稍微的指点之后,口交的流畅了许多。哦,对了什么叫骚货还没有 说完呢,王可在我指点下口交了一会,就把白生生的小翘臀转向我,呵呵,看来 小骚货还是个不吃亏的主,不过那两炮都内射在她的小骚屄里,我还是有点顾忌 的,毕竟再吃自己的精液让我有点接受不了,到现在我也没有这么做过,其实想 想还是真的不好接受,所以当时我只是象征性的在她白嫩的翘臀上亲吻爱抚敷衍 了事,不过手指头代替了舌头。指奸女性手指身体是没有快感的,但是我乐此不疲,那种凌虐的心理让我很 是鸡动。在王可给我口交的时候,我用手抠的王可骚屄我之前射的精液都被她新 鲜分泌的淫水顶出,这里不得不说一下,王可的小骚逼绝对的极品,也许年轻也 许名器,精液内射后几乎都流不出来,可见骚屄的紧凑。而女性的阴道也是个奇 妙的东西,精液夹着流不出,但是一阵爱抚抠弄之后,一根手指两根手指三根手 指都能容纳,没有多少爱的存在,也就没有了多少的怜惜,在我想把第四根手指 塞进王可的小骚逼的时候,王可像是触电一般躲开了。「你想撕了我啊?信不信我给你折断!?」王可回身嘴角挂着口水对我说道, 然后跨坐在我身上把我的鸡鸡塞进骚屄里。「我倒是想啊,可你这屄绝对的抗撕。」我半躺着伸出手揉捏着王可的骚大 奶回应着她。王可在鸡鸡完全进入了她的身体之后开始慢慢的适应性的耸动起来, 脸上那种骚的不行不行的媚让人绝对的想肏死她。王可的小手按在我的胸前,而我胸前都是从她骚屄里抠出的精液以及淫水, 一片滑腻,小手在胸前摩挲让我痒的想笑,我这个人还是很怕痒的。而王可似乎 发现了我的软肋,调皮的往我的腋窝肋条处转移,我一看不对,马上松开抓着她 奶子的大手进行防御。我把手搂住她的背臀,把她按在我的身上,腰间加力,快 速的上挺,鸡巴像是发动机加了油门一般快速的在王可的小屄里运动,果然,于 可的小动作被我打断,嘴里立时淫叫起来,咿咿呀呀嗯嗯啊啊的响起。王可的叫声在夜半的房间里响起,有种难言的淫靡,似乎她也意识到这样被 人听到会比较尴尬,王可的嘴往我的嘴上凑,因为身高的因素,这个动作有点为 难,而我也没有跟舔过我鸡巴的嘴接吻,就跟我不想亲吻我射过的骚屄一个心理, 我把王可的螓首按在我的胸前,让她舔舐从她骚屄里留在我胸前的混合物,什么 叫骚货?王可没有任何的抗拒,甚至没有一个心理的缓冲,就深处小舌舔了起来, 而这时我的注意力被下体的快感淹没,被内心的刺激覆盖,胸前的痒已经微不足 道了。这就是骚货,让人心爱的骚货,遗憾的这个骚货不是只对你一个人骚,而当 时我并不理解的很清楚,内心里还是有一些感动的,毕竟一个初次欢好的女子这 么做么!我是一个怀疑态度的人,多疑到连自己都不相信,所以就算是喜欢就算是感 动也是一瞬间的事情,我就像是过冰河的狐狸,慢慢的试探着前行,听到一定的 风吹草动就掉头跑掉。就是这种性格,就是这么多疑,让我失去了很多的机会, 泡妞的机会,赚钱的机会,多了很多后悔的机会!呵呵,又沉溺了,不发感慨了。好在现在我已经不是那么试探的多疑了,毕 竟不是傻子么,失去的多了也就知道错了!第三次的造爱,我放弃了主动,有的只是配合,在王可体力不支的时候配合 一下,让欲望蔓延,待到她恢复体力后再享受女体主动的套弄。最原始的快乐,最本能的快感,一件神圣而又肮脏的行为,就是那么奇妙, 它可以让一个较小的女孩发出那么大的能量,激烈的套弄了有小20分钟吧,小骚 货已经没有了再继续的力度了,手按在我的胸前,屁股深深的落下,屄毛与屌毛 紧紧的亲密接触着,两个人的性器用最最亲密的姿态结合,鸡鸡深深的顶在于可 的骚屄深处,王可的小腰前后左右的扭动着研磨着,这种龟头与子宫颈研磨的快 感,应该是子宫颈吧,不是很了解,这种研磨的快感不是那种大开大合的抽插套 弄的直接的触感,而是一种从深处,什么深处?我不知道怎么形容,反正一丝丝 的快速的累积,一旦到了一定的点,那是无法抑制的,不是停止就能抑制的快感。 而就算如此,王可的体力也不支了,嘴里无意思没有停止过的咿咿呀呀听了,娇 喘着说:「坏蛋,我没劲了,里面好痒痒,嗯…换你来吧!」说完,王可的小身 子就完全的伏在我身上,小屄里一阵夹紧,屄深处有一股吸力,爽的我也不行不 行的。我紧紧的搂住王可的娇躯骚肉,腰间用力的往上顶着,鸡巴快速的在骚屄里 穿梭,像是要把它刺穿一般,王可的屁股与我的下腹发出噼啪的肉体撞击声。而 王可的小嘴又发出了淫唱,咿呀的呻吟而出!不知道诸位朋友是不是像我这样,我在射精的时候还是比较喜欢传统的姿势 发射的,那种把女人压在身下发射的瞬间能让我得到最大程度的满足,一种征服 或者什么的说不清的满足!所以我抱着王可坐起来翻转身体把王可压在身下,把 王可的双腿抱在怀里,含住在第二次冲锋后休息时褪去的白色运动袜的一双与身 体比例失调的大脚丫,鸡巴次次穿透她的骚屄,大力的大开大合的肏干着。我多少有些恋足,当我性懵懂的时候看过一篇写女人脚的文章,从此在心里 留下了一句话:女人美丽的句号在于脚!虽然王可的脚不是最美的,甚至在身体比例的对比下有些丑,一个1 米48的 小萝莉了有一双38码的脚丫,想必诸位看了也没有美感!但是,但是,但是,就是这不合比例的身体,让我产生了另类的快感,很深 的凌虐的快感,有时候诱惑的不是最美的,而是另类的,变态就是这么来的,我 为我当时的变态感动!亦为之自豪!王可的叫声随着我大幅度的动作不可抑制的扩大,当她意识到的时候她把手 咬在嘴里,喉咙里发出压抑的呜呜咽咽的声音,这就是最好的春药,这就是发起 猛攻的号角…所以我提臀吸气,用最快最有力的动作冲刺着。你相信吗?当第三次的攻击结束以后反而不觉得累了,看来人能在这个星球 占据主宰地位不是偶然的,身体的适应是最好的证明。不过只是适应而已,累只是隐藏在了快感的高潮中罢了。没有多余的语言, 甚至没有大幅的动作,侧过身,让鸡巴还停留在让我迷恋的骚洞里,我紧紧地抱 着王可这个骚货,亲吻她红红的耳垂,引得她一阵细语呢喃。在温存的这段时间,疲惫汹涌而至,而第三次主攻的骚屄王可已经睡在我的 怀抱里,而睡着的脸上没有了性行为时的骚浪,有的是如婴孩般难得一见的安详 与纯洁。真的很极端的存在于她的脸上!醒来的时候,王可像是八爪鱼一般在我怀里,我的鸡巴已经完全的软了,垂 在王可的骚屄毛毛里。有些尿急,我简单的套上件衣服遮羞就出去上厕所了,小 旅馆么,没有单独的卫生间,想必很多的同学都住过吧,在大学边的农家院式样 的小旅馆,那时候不用身份证等级的,现在就算那样的小旅馆也要身份证登记了 吧!?又扯远了,还是说那晚的事吧。房间里没有关灯,很亮但是很静,因为噪音 源已经睡得很香了,我轻轻的开门轻轻的关门,毕竟操了人家三次了,体贴一下 还是有必要的。而我关闭房门之后站在门外,隔壁的房间传来了隐约的呻吟,因 为对这种声音的熟悉,不假思索的就知道是什么,而隔壁住着的是王可的同学庞 真啊!她一个人,莫非…我觉得很刺激,轻轻的靠近她的房门,果然,断断续续 的娇吟虽然刻意的压抑,但是这种比较低级的旅店的隔音设备可想而知。人就是那么奇怪,如果你怀里有一个你满意的女人让你享受,旁边如果还有 一个女人的,想必也会想入非非的,我不否认有这样的想法,甚至都差一点付诸 行动,我几乎想弄开传出呻吟的房门,不过最终还是忍住了,毕竟穿帮了不好看, 再者我喜欢那种偷的味道,或者说偷之前的那种紧张与刺激。比较变态的在门前偷听了一会,膨胀的膀胱受到了很大的挑战,急急火火的 奔到厕所一通排泄,真鸡巴爽啊,甚至比肏屄都过瘾。当我回到房间的时候没有刻意的在王可同学于真的房门停留,不过似乎也没 有再听到呻吟声传出,想必我急着去厕所的时候脚步重了些惊动了小女 孩的自慰。打开房门走进,王可已经醒了,估计也是尿憋醒的吧,毕竟很多的女人在做 完之后都要去洗手间的,何况小骚逼被我搞了三次。王可睡眼朦胧的,脸上那种表情可爱的不行不行的,有些女人就是那么的极 端,两种或者多种极端分化会在一张脸上一个人的心里。王可坐在床上伸着双臂 嘴里迷迷糊糊的说:「老公,抱抱!」还是那句话,什么叫骚,这就叫骚吧,人 尽可夫也就这个样子吧,不过今晚的王可还是比较清纯的,毕竟我才是她第四个 男人么,不过就在今晚之后基本就差不多人尽可夫了,这或许是我的错,不过我 觉得我只是一个存在而已,没有我也有其它人。我抱住王可的小身子,在她额头轻轻的一吻说:「宝贝,是不是憋不住尿了?「王可的小拳头在我肩膀轻捶,小嘴嘟起用一种很刻意的做作的声音说:」 流氓,干嘛说得那么直接啊!「我捏了捏她的小鼻子说:」拉鸡巴倒吧,猜中你 憋尿就是流氓了?那你尿尿叫什么?「王可不知道厕所的所在,无奈又带着她去 了一趟厕所,王可蹲在厕所里,没有关门,而我也没有回避,就直视着她的胯下, 虽然开着灯,可是也看不清,再者说她的骚屄那么多的毛毛。」你个变态,女生 嘘嘘有什么好看的,你快走开,你在这我尿不出来。「王可的脸有点红了,不知 道是憋得还是羞涩,我更愿意相信是后者,想必王可这个十七周岁的小女 孩再怎 么骚浪也没有在男生的注目下尿尿吧!见我不理会她,还是盯着她的胯间瞅着,小骚货又用那种骚骚的声音说着, 说什么我真的忘记了,无非就是说我变态,要我走开,之后求我走开之类的。而 我都没有理会,还是盯着她看,其实我成年之后真的再也没有看过女人嘘嘘了, 很好奇,真的想看看女人怎么嘘嘘的